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客网: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

相信很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工作的人们对文章的标题一定深有感触,从高考开始,就有大批学生心心念念想到这些大城市上学,导致这些城市的高校录取分数线年年上涨,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取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全家人都为之感到高兴。但是四年之后,这些学生会发现一个辛酸的现实: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根本留不下你,因为你努力的脚步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这一次靠自己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结果。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北上广深,无论是寻梦的打工者还是毕业之后继续追梦的大学生,想要凭一己之力在城市买房,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被大多数人作为首选的租房,也渐渐成为了高攀不起的琼楼玉宇。据媒体报道,北上广深平均每年租金会涨价约10%,月租涨幅在200-300元之间,区域地段不同可能略有不同。其背后的原因,早已不仅仅是房源紧张这个单纯的问题了,大量资本的入住,成为房屋租赁市场的幕后推手。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之间对接越来越少,大量中介平台的介入,导致大量空置房源流入中介市场,但是对于各大中介平台手中到底有多少房源,及每个房源的具体信息,这些数据无法进行验证也没有统一的管理和核实。租房市场的饱和状态,一方面是由于一系列国家房价调控政策的出台,对于恶意炒房、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了打击,对于购买二套房、三套房的购买要求有严格的控制,房价的涨势有所平稳,购房市场呈现回春的态势。另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涌入经济发达地区,导致租房市场一房难求。中介平台对于托管的房源统一上涨价格,占领租房市场大部分的价格话语权。让租客们对此颇感无奈。在众多信息繁多、良莠不齐的中介平台中,如何找到一个真正为租客服务、站在租客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中介是很多租客的梦想,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础。租客网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为广大租客提供海量房源,并且价格公道。对于租房市场上,中介比房东收得都多的现象嗤之以鼻,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品牌才是硬道理,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炒作哄抬房价的行为是急功近利的资本企业鼠目寸光的表现。

2020年07月10日 11:27

北汽蓝谷隐忧重重:扣非净利亏损8.74亿元,靠巨额政府补贴度日,近半营收未披露来源

记者|可达编辑|曾福斌2018年8月“借壳”上市的北汽蓝谷(600733.SH),至今仍是A股仅有的纯新能源整车标的。4日21日,北汽蓝谷发布了2019年年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5.89亿元,同比增长30.39%;归母净利润9201万元,同比增长25.54%。尽管在汽车市场萎缩及补贴退坡的冲击下,北汽蓝谷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成绩单”,但背后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的隐忧实则非常明显。4月23日,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新能源汽车补贴将继续退坡。从财务角度来看,北汽蓝谷的这份年报“槽点满满”。在营收净利双增长之下,北汽蓝谷的扣非净利润自2015年财务数据公开披露以来全部亏损,2019年亏损达到8.74亿元,同比呈现扩大趋势。同时,北汽蓝谷的经营净现金流自2016年开始持续为负,2019年经营净现金流为-63.78亿创下新低,随着业务扩大现金流正在持续恶化。此外,2019年北汽蓝谷营业成本的增速为32.92%超过营业收入增速,期间费用不同程度增长,其中因债务融资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同比激增342.29%,由2018年的1.09亿元增至4.83亿元。具体来看北汽蓝谷的有息债务,2019年末其短期借款从2018年的35.05亿元激增至97.63亿元,长期借款由36.42亿元增至41.56亿元,并首次出现55.59亿元的应付债券,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导致其财务费用飙升。有意思的是,大量借入有息债务的北汽蓝谷似乎并不差钱,披露年报的同时其公告,公司及子公司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人民币48亿元的暂时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一年期以内的银行结构性存款,占到北汽蓝谷截止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89.69亿元的53.52%。受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影响,2014-2019年间北汽蓝谷的资本负债率分别为39.04%、62.49%、70.15%,增长极其迅速。在高企的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面前,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入不敷出”的北汽蓝谷,是如何实现连续盈利的呢?答案是巨额的政府补贴。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这部分计入营业收入。同时,其获得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5570.66万元,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0.58亿元,合计约11.14亿元,计入其他收益直接影响利润,后者正是北汽蓝谷连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根据年报,政府补助部分包括:基地建设补助、纯电车汽车技术研发补助、纯电动汽车课题项目补助、北京市工程实验室设备补助、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补助、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发补助。这些都是在国家及地方的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外,由地方政府另外拨给北汽蓝谷。事实上,北汽蓝谷在2018年已经依靠上述相同政府补助项目拿到10.96亿元,这同样是其当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然而依靠补贴、补助实现盈利的持续性,在未来需要打上一个问号。根据多部委文件,新能源汽车补贴已经明确将继续退坡,而政府补助部分能否持续获得则是未知数。4月23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2019年年报显示,北汽蓝谷披露的主营业务只有新能源汽车,该业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2.13亿元,同比减少16.98%;毛利率为11.51%,同比减少1.34个百分点。新能源补贴退坡进而造成销量下滑,或是其主营业务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北汽蓝谷在年报中也给出了类似说法“报告期内,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给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特别是产销量规模较大的企业影响更为明显和突出”。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全年销量为15.06万辆,同比下降4.69%。北汽蓝谷指出,财政部、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四部委于2019年3月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中加大了退坡力度,基础标准退坡47%-60%。但从年报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北汽蓝谷收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和政策变动并不相符。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仅同比减少6.04%,考虑到其销量亦同时减少,补贴变动并不如政策描述一样明显。此外,新能源汽车作为北汽蓝谷披露的唯一主营业务,2019年的收入占比仅为51.77%,较此前(2018年北汽蓝谷新能源汽车业务的营收占比为72.24%)大幅下滑,而对于剩下近半的收入来自于哪里,北汽蓝谷并未在年报中明确披露。事实上,在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未披露的业务才是北汽蓝谷2019年实现营收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但投资者无法从年报中获知具体信息。就此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北汽新能源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北汽蓝谷的年报只披露主业,其他方面公司还涉及核心零部件生产,及一些销售、服务业务,比如4S店、充换电池等等。易观汽车出行高级分析师宋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北汽新能源面向普适大众的车型定位精准,中国现在新能源汽车消费比例最大的区间还是10万元到20万元,北汽新能源是这个价位相对最优的选择之一。即便特斯拉进入中国,更多的也是影响30万元以上的汽车市场,短期内不会和北汽新能源直接产生竞争。自2013年以来,北汽新能源已连续七年保持国内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第一,但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此外,在全球销量方面比亚迪反超北汽新能源排名第二,第一仍为特斯拉。对此宋谨认为,2019年北汽新能源销量低迷和整个汽车市场的大环境密切相关,2019年宏观经济整体承压,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显著,造成汽车市场整体低迷。根据中汽协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减少2.8%,结束了自1990年开始的连续增长,但当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6万辆,同比增长61.7%势头迅猛。而到了2019年,不但汽车整体销量再度下滑8.2%,新能源汽车也“由盛转衰”,全年仅售出120.6万辆同比下降4.0%。“动力电池的成本大约每年减少20%,这是带动电动车成本下降的关键因素,但从整车来看对价格的影响将小于20%,难以对冲去年一次性补贴退坡50%左右带来的负面影响。”宋谨表示。但在宋瑾看来,补贴退坡仍然不会改变行业的长期趋势。“2019年工信部提出2025年新能源新车的年销量占比要达到25%左右,以这个比例来看要达到700万到800万辆,而目前每年只有120万辆左右,仍然长期看好。”宋谨称。据宋谨判断,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会出现反弹,由于上半年疫情影响对销量的巨大打击,2020年全年的销量仍大概率同比下滑,但2021年有望开始全面复苏,2023年、2024年由于新能源汽车TCO(拥有成本)逼近燃油车,增速将全面加快。

2020年04月25日 11:17

美国疾控中心实验室污染造成全美新冠检测延迟

当地时间4月18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实验室污染问题导致该机构未能迅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工具,从而导致全美新冠病毒检测工作的延迟。报道称,由于美国疾控中心生产试剂盒的实验室违反了合理的生产规范,导致用于高灵敏度检测过程的三个测试组件之一受到污染。《华盛顿邮报》称,1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向全国26个公共卫生实验室发送了首批检测盒,部分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发现检测盒的缺陷。据知情人士表示,在分析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之前,使用试剂盒的26个实验室中有24个出现了假阳性反应,从而引发了对这批试剂盒的关注。而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份声明表示,经过对试剂盒的检查证明了它的设计是正确的,试剂盒所产生的问题是由不合格的生产操作造成的。《华盛顿邮报》根据对联邦政府文件的审查,以及对30多名现任和前任联邦政府科学家及其他知情人士的采访后了解到,在出现问题后,美国疾控中心官员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移除不必要的实验步骤,加剧了在生产和分发试剂盒上的延误,从而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的检测延误。目前,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正在对测试套件的生产和分发进行调查。

2020年04月19日 11:14